极速快3近500期走势图|极速快3近500期走势图
 
   
天氣預報: 網站搜索:
 
理論學習
理論學習
首頁 >> 理論學習
淺析人民政協在推進國家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中的獨特優勢
發布日期:2019-02-22         閱讀次數:158
【文字 】【關閉窗口
        保護視力色: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默認色)

淺析人民政協在推進國家治理體系
與治理能力現代化中的獨特優勢

勵潔

  摘要:國家治理體系是黨領導下管理國家的制度體系,包括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文明和黨的建設等各領域體制機制、法律法規安排,是一整套緊密相連、相互協調的國家制度;國家治理能力則是運用國家制度管理社會各方面事務的能力,包括改革發展穩定、內政外交國防、治黨治國治軍等各個方面。人民政協是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重要渠道和專門協商機構,是治理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其蘊含的功能與國家治理目標具有價值取向的一致性。因此,充分發揮人民政協獨特優勢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題中應有之意。
關鍵詞:國家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 協商民主 人民政協
  十九大報告首次明確指出國家治理體系與能力現代化的時間點,提出到2035年基本實現現代化時,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基本實現;到2050年把我國建設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時,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題中應有之義”。這說明社會主義協商民主政治建設與國家治理現代化高度契合。人民政協作為協商民主重要渠道和專門協商機構是實踐協商民主的主要組織載體,是國家治理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本文中,筆者擬通過探究協商民主視閾下國家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的豐富內涵,剖析人民政協在協商民主的獨特優勢,構建起人民政協與國家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兩者之間的內在邏輯聯系,在此邏輯架構下淺析人民政協在推進國家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中的獨特優勢。
  一、協商民主視閾下國家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內涵
  與西方“治理”強調以多元的主體和方式解決公共事務的理念不同,我國提出的“國家治理”理論融合了“國家”與“治理”兩個概念,是改造了的中國化概念,具有深刻的時代背景和實踐意義。“國家治理”既明確政府在多元治理主體中的主要地位,又吸收了多元主體參與協商的理念,是馬克思主義國家本質學說視域下的理論創新。有學者解釋了中國語境下的“國家治理”概念,認為,國家治理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下,遵循人民民主專政的國體規定性,基于黨和人民根本利益一致性,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和社會變化的新的歷史條件下,按照科學、民主、依法和有效性來優化和創新領導方式和執政方式,優化和創新執政體制機制和國家管理體制機制,優化和提升執政能力,實現民主與法治的共融、國家與社會的共通、政府與公民的共治,由此達成國家和社會的和諧發展和長治久安。[1]
  (一)、堅持黨的領導是國家治理的根本保障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的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其完整表述是: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這就說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完善與健全是實現國家治理現代化的前提,是中國國家治理的基本內涵和內在邏輯,決定了國家治理的前提、方向、目標和最終目的。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最本質的特征,也是國家治理的根本保障。這種領導地位和執政地位的取得源自于黨的性質、宗旨和奮斗目標,奠定于黨領導人民在革命、建設、改革的各個歷史時期取得的偉大成就,是人民的選擇,歷史的選擇。推進國家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就必須堅持黨的領導。
  堅持黨的領導,就是要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增強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堅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自覺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與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堅持黨的領導,就是要堅持黨的全面領導,確保黨始終總攬全局、協調各方。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面臨著更加艱巨的新挑戰、新問題,只有堅持中國共產黨的全面領導,堅持穩中求進的工作總基調,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提高黨把方向、謀大局、定政策、促改革的能力和動力,才能真正實現一張藍圖繪到底。
  堅持黨的領導,就是要形成更廣泛、更有效的民主。中國共產黨是中國工人階級的先鋒隊,是中國各族人民利益的忠實代表。在黨的領導下,將選舉民主和協商民主相結合體現了民主與集中的統一,確保了權力運行的人民性,民主的廣泛性,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活力來源。
  (二)、發展協商民主是推動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途徑
  理順國家、社會、公民三者關系,轉變國家管理職能,推進服務型政府建設,實現多元主體有序參與國家治理的良性互動是現代化國家治理的核心所在。協商民主能夠最大限度實現多元治理主體的廣泛參與、平等協商,有助于理清政府與市場、政府與社會在國家治理過程中的權力邊界,提升國家治理的正當性和合法性。
  協商民主的政治實踐為新中國成立提供了正當性基礎。在《論聯合政府》中,毛澤東指出,抗戰之后國家建立的當務之急是“廢止國民黨一黨專政,成立一個由國民黨、共產黨、民主同盟和無黨無派分子的代表人物聯合組成的臨時的中央政府”,這一表述構成協商建國的重要理論基礎。建國時,中國共產黨聯合各民主黨派、人民團體等各界代表就國體和國家根本政治制度、方針、政策等開展政治協商,在此基礎上達成的建國共識為新中國建立提供了正當性基礎。
  協商民主的平等、參與、多元化的特點使之成為選舉民主的重要補充。2007年,《中國的政黨制度》白皮書首次正式使用了“協商民主”的概念,指出:“選舉民主與協商民主相結合,是中國社會主義民主的一大特點……選舉民主與協商民主相結合,拓展了社會主義民主的深度和廣度。經過充分的政治協商,既尊重了多數人的意愿,又照顧了少數人的合理要求,保障最大限度地實現人民民主,促進社會和諧發展。”[2]選舉民主是人民通過行使權利選舉代表授權委托參與國家和社會生活的管理,是間接性而非直接性的政治參與。協商民主則是在決策之前建立事先審視與預先評估,有助于促進政治權威決斷的集思廣益,契合民眾對政治生活的內在需求,是實現人民最廣泛、最有效的政治參與的重要途徑。
  協商民主以公共利益為導向是良法善治的實踐形式。善治就是良好的治理,它是國家治理現代化的最終目標,具體表現為治理績效良好、治理過程剛柔有度、治理主體關系和諧三個方面。[3]協商民主理論認為,個人偏好在協商之前是不可知的,在公共對話、辯論、討論和商議之后卻是可以改變的,因而可以通過公共協商的民主過程化解個人偏好之間的沖突,并將個人偏好轉向公共利益,尋找民意的“最大公約數”并由此達成普遍共識,從而實現權力的善治,這是協商的公共目的所在。協商和民主深層次蘊含的妥協和互惠功能是實現“權為民所用,利為民所謀”這一當代中國公共權力至善理念的重要價值基礎。
  二、人民政協在推進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建設中的獨特優勢
  2015年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關于加強人民政協協商民主建設的實施意見》 明確提出:繼續重點加強政黨協商、政府協商、政協協商,積極開展人大協商、基層協商、人民團體協商,逐步探索社會組織協商。由此確立了“6+1”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協商體系。七種協商形式中,政黨協商、人民團體協商、基層協商、社會組織協商等都和政協協商直接相關,這說明人民政協作為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重要渠道和專門協商機構,是我國實行協商民主最主要的載體和最佳的實踐形式,其除具備協商民主形式的共性之外,還具有作為專門機構的獨特優勢,這也決定了人民政協在發展社會主義協商民主中發揮作用的行動邏輯。
  (一)、代表的廣泛性。人民政協作為愛國統一戰線的組織形式和多黨合作運作的載體,包括中國共產黨、8個民主黨派和無黨派人士,共青團、工會、婦聯、青聯、工商聯、科協、臺聯、僑聯等8個主要人民團體,中國56個民族和五大宗教團體的代表人物,香港特別行政區同胞、澳門特別行政區同胞、臺灣同胞和歸國僑胞的代表,以及其他各個界別的代表人士,具有組織上的廣泛代表性和政治上的巨大包容性,真正體現了整個中華民族的大團結、大聯合。政協委員由其所在界別協商推薦產生,具有廣泛的民意基礎。這種主體的廣泛代表性能夠將社會各階層的意見、愿望和訴求加以準確、系統、真實地反映,最大程度地實現最廣大人民的民主權利,使國家治理體系更健全、更豐富,利益表達更充分、更完整,進而使國家治理能力得到進一步整合和匯聚。
  (二)、協商的專業性。在慶祝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成立65周年大會上,習近平進一步強調了人民政協是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重要渠道,同時做出了人民政協是協商民主“專門協商機構”的重要論斷,并提出要 “把協商民主貫穿(人民政協)履行職能全過程”[4] 。專門協商機構是對政協在國家政治體制和政治架構中的性質和功能的最恰當的表達。與政黨協商、立法協商、行政協商等將協商作為履行職能的工作形式不同,協商形式之于人民政協不僅是具體的工作方式,而且貫穿于政治協商、民主監督、參政議政三大職能的實現過程之中,是人民政協的基本職責之一。在60多年的實踐經歷中,人民政協積累了豐富的實踐和理論成果,形成了一整套規范的議事規程、程序和機制,協商流程更加完備,協商形式載體更加多層多樣,協商渠道不斷拓寬,為政協開展常態化的履職監督提供了保障。
  (三)組織的系統性。在組織體系上,人民政協已經建立和完善了包括中央一級、省級、副省級、地級、縣級政協等五級組織結構完備、縱向一體的組織體系。在協商形式上,人民政協在實踐中形成了專題協商、對口協商、界別協商、提案辦理協商等形式。在協商內容上,包括了國家大政方針和地方的重要舉措以及政治、經濟、文化和社會生活中的重要問題,各黨派參加人民政協工作的共同性事務,政協內部的重要事務,以及有關愛國統一戰線的其他重要問題等都納入了協商范疇。
  三、充分發揮政協優勢推進國家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
  在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的《關于加強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建設的意見》中明確表示: 人民政協要適應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要求,發揮人民政協作為協商民主重要渠道作用,完善人民政協制度體系,規范協商內容、協商程序,把協商民主貫穿履行職能全過程,實現政協履職能力的現代化。作為國家治理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人民政協蘊含的功能與國家治理目標的多元、協調、民主、法治等理念是相通的。充分發揮其優勢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題中應有之義。
  (一)、發揮政協民主優勢,推進治理手段的民主化。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從根本上說,就是堅持人民主體地位,最廣泛地動員和組織人民依法管理國家事務和社會事務、管理經濟和文化事業,實現最廣泛的民主。要擴大公民有序政治參與,不斷推進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建設,就要充分發揮人民政協的民主優勢,使之成為國家協商治理中示范引領作用的平臺與載體,引導和拓展其他協商民主形式。進一步建立健全社情民意匯集機制,暢通人民群眾訴求表達渠道,始終確保人民政協協商民主具有極大包容性與代表性,盡可能多地把社會各階層和群體智慧容納到國家治理現代化實踐中來,提升社會主義協商民主治理效能。
  (二)、發揮政協組織優勢,推進治理主體的多元化。
國家治理能力與治理體系的現代化要求多元化的治理主體。人民政協作為愛國統一戰線的組織形式和多黨合作運作的載體,具有組織上的廣泛代表性,在密切聯系群眾、協調關系、化解矛盾等方面所具有的獨特優勢和現代治理的精神相契合。發揮政協組織優勢,一是要調整和優化界別構成,完善界別設置。根據社會階層結構主要變化的削弱或增設相應界別,確保政協委員界別明確,代表性突出。同時,根據經濟社會的發展變化,適當調整界別人數和人選,使界別委員規模更加科學合理,為國家治理提供更為廣泛的民意和民智基礎。二是要豐富協商對話的形式和機制,提升協商成效。實行先調研后協商,切實提升調研質量和深度,增強諫言獻策的針對性。加強督促落實,完善政協成果轉化落實反饋工作機制,保障協商成果轉化效率。
  (三)、發揮政協制度優勢,推進治理方式的法治化。
  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將社會主義事業建設的重大戰略方針,從黨的意志升華為基于協商而形成的共識,這與中國語境下的“國家治理”相吻合。進一步健全和完善自身機制和制度建設,是發揮政協優勢的必然選擇,也是國家治理體系現代化的內在要求。一是要堅持黨的領導。人民政協要自覺接受黨的領導,努力把黨的指導思想和黨的主張轉化成為參加人民政協各黨派團體和各族各界人士的思想政治共識,圍繞團結和民主兩大主題,積極開展各項履職活動。二是完善委員聯絡制度。不斷完善政協委員與人民政協會議及其常務委員會的聯系渠道,豐富政協領導、常委、委員的聯系渠道,提升委員履職建言實效。三是構建跨界別委員交流機制。對于多個界別共同關注的重大課題,通過聯席會議等形式邀請有關界別委員共同參加有助于提高協商實效。
  

參考文獻:
[1]王浦劬:全面準確深入把握全面深化改革的總體目標 
[2]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中國的政黨制度》, 《人民日報》2007年11月16日,第15版。
[3]汪根木 賀俊春:《善治語境中的政黨協商》江蘇省社會主義學院學報
[4]習近平.在慶祝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成立65周年大會上的講話

 
鏈接導航
|   首 頁   |   致公簡介   |   組織建設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您是第 543541 位訪問者
版權所有:中國致公黨寧波市委員會 浙ICP備11026880號-1
地址:浙江省寧波市海曙區馬園路郎官大廈5樓 郵編:315010
极速快3近500期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官方网站 365彩票网 重庆时时生肖彩 彩票代购平台 时时彩网站 快速时时计算方法如下 澳洲pk10开状结果 pk10精准计划软件 七星彩6十1规律图最新 火爆电子平台mg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