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快3近500期走势图|极速快3近500期走势图
 
   
天氣預報: 網站搜索:
 
黨員園地
黨員風采
黨員隨筆
致公藝苑
黨員隨筆
首頁 >> 黨員園地 >> 黨員隨筆
[鄭甬龍] 寒地小城之野食
發布日期:2018-05-25         閱讀次數:1060
【文字 】【關閉窗口
        保護視力色: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默認色)

大自然是個無窮的寶庫,有時,我們不需要耕耘、播種、澆水,不需要辛苦勞作,花自然會開,果自然會結,貪吃的欲望得以滿足。那些散布于自然中的野食或許更美好,它就遍布在我的寒地小城中。

既然是野食,它便隨處可見,沒有人去播種,卻旺盛地生長著,年復一年,酸漿就是其中一種。酸漿是大名,種類很多,大果的、小果的,紅果的、黃果的,我們平常叫它“菇娘兒”,也叫燈籠果,現在水果店里很常見,都是種植的,果大汁多,黃澄澄的,甜中帶酸,算是特色水果。我的菜園子里就有很多野生酸漿,不知哪里飄來的種子,落地生根后就蓬勃發展,很隨意地長在各個角落。

春天,不經意間酸漿苗就冒了出來,再不留神間就結出了綠色的漿果,摸一摸很結實的感覺。這時的果實很酸很酸,我和小伙伴們是不吃它的,但我們擰下果實來,用牙簽或是小樹枝什么的,在果蒂處扎一個小孔,然后捏呀捏,揉啊揉,直到果實變軟,把果內的物質擠出來,只留下果皮,可以含在嘴里吹氣,圓溜溜的,像個氣球。舌頭靈活的小伙伴能巧妙地將它玩弄于口舌之間,在一脹一癟之間,發出口哨般的聲音,很是炫耀。在打打鬧鬧之間夏季就來到了,酸漿果實變大、變黃,它成熟了。這時的酸漿果實是時令美味,剝開它的羅衣,揪下果實扔進嘴里咬上一口,噗呲,漿水在口腔里四濺開來,甜酸之味噴涌而來,有一種野性的感覺在周身涌動。酸漿其實是多年生的草本植物,寒冬來到時,野生酸漿的地上部分都枯死了,但地下的根狀莖卻進入休眠狀態,積蓄力量,等待來年春天的綻放!

隨處可見的還有龍葵。龍葵?就是《仙劍奇俠傳三》中那個有紅藍兩種狀態的姜國公主?其實“仙三”中主角的名字都是中藥。龍葵全株入藥,可散瘀消腫,清熱解毒。不過小伙伴們并不關心它能否治病,我們愛的是它的果實,成熟后是黑紫色或淡淡透明黃色的小球形漿果,很甜,所以我們通常叫它“甜星星”,因為黑紫色果實的植株居多,因此也有人管它叫“黑星星”。龍葵是傘狀花序,所以果實也是一組組的,一揪便是數顆,吃起來很帶勁,但未成熟的綠色果實千萬不能吃,否則那尚未消解的生物堿會令你口腔酸澀。

苘麻勉強也算是一種野食,因為它的種子太小,也沒有獨特的味道,只有實在無聊時才會剝開它的果實撿出幾粒種子來嚼嚼,聊勝于無。苘麻有半球形的蒴果,腎形的小種子比米粒還要小,卻比米粒還要白,淡而無味,就因它獨特半球形的果實,我們便稱它為“小饅頭”。同酸漿和龍葵不同,苘麻的種子要在尚未成熟時吃,嫩嫩的,等到秋來到,苘麻果實和種子枯萎干燥,入口便不能咀嚼了。其實苘麻的功能不在于食用,它是制取纖維的植物,種子含油率高,可以當作工業原料,而其全株都可入藥,可以祛風解毒。

無畏地生存于天地之間的野草,不需要細心呵護,只要有陽光、有雨露,它便肆意生長,我的菜園子里,河溝邊,道路旁,或是荒野上,頑強地,孤傲地,無論你是否在意,它就在那里。野生著的酸漿、龍葵、苘麻,還有許多我叫不上名字的野草,它們不需要去迎合人們的需求,讓果子變大變甜;而它們那些經過人工選育栽在保護地里的同宗,固然不用歷經風吹雨打、酷暑嚴寒,但它們怎么知曉櫛風沐雨的快樂?

如果說酸漿、龍葵和苘麻是開胃的小點心,那么有些野食大概算得上是正餐了,它們真的具備糧食或蔬菜的功能,第一名應該就是榆樹錢了。榆樹錢就是榆樹的種子,也叫做翅果,每每在初夏時熱鬧地掛滿榆樹枝頭,嫩綠色的,一簇簇的,煞是壯觀。我家附近有幾株老榆樹,榆樹錢結得特別繁盛,每當榆樹錢掛滿枝頭時,小伙伴們便輕巧地爬上樹,找一根粗壯的樹丫倚著坐下來,伸手就是肥壯的榆樹錢,一擼一大把,滿滿地塞進嘴里,腮幫子都撐鼓了,痛快地嚼著,滿口清香,滿臉得意,一頓足以吃飽。小一點的孩子不會爬樹,在樹下焦急地仰頭張望著,大概口水都咽了好幾碗了,于是樹上的哥哥們或憐憫、或自戀、或施舍般地掰斷幾根樹枝扔下來,引起樹下一陣騷亂。那真是一場盛宴。孩子們只顧著吃,巧手的媽媽們卻能用榆樹錢做出更多美食,榆樹錢炒雞蛋是最簡單有效的,翠綠的榆樹錢和焦黃的雞蛋混合起來,有調和的色,有別致的香,有誘人的味,用來就飯能吃兩大碗。不僅炒雞蛋,蒸個饅頭烙個餅,包個餃子熬個粥,只要你愿意,榆樹錢的吃法很多種。可惜的是,自打我離開寒地小城就再也沒有吃過榆樹錢了,少年時代的清香就只留在記憶深處了。

廣袤的原野是個寶庫,賜予我們無盡的寶藏。少時我家附近有片臨河的荒地,春夏時長滿了野草野菜。有段時間家里的條件不好,那時母親便領著我去荒地里挖野菜,算是減少一點開銷。挖得最多的是婆婆丁,只在早春時挖,那時的婆婆丁最嫩最美味,但凡老一點點,它便很苦,難以下咽,但據說苦的能降火,有些人還專門挑苦的吃,再老下去就不能吃了,因為它抽薹開花了,花謝后的種子有毛絨絨的降落傘,秋風一起,種子乘著降落傘便四處飛散而去,文藝青年就會感慨:看,多美的蒲公英。車前草也能吃——母親說車前草跟化蝶的故事有關,當兩只蝴蝶翩翩起舞一只馬蜂嗡嗡叫時,送親的下人不能復命就化作了車前草——不過我似乎沒有吃過它,挖來的車前草都剁碎了喂豬了。端午的時候會去采艾蒿。采來的艾蒿會扎成一束掛在門前,不知與羋原有沒有關系。順便還會采許多艾蒿嫩芽或者嫩莖,熱水焯一下就是一道野味,不過我不喜歡艾蒿的味道,太過濃烈的香氣難以接受。

那條河是一條灌溉用的運河,早年間在連片的水稻田間穿行,民間都叫它為大米河。有的地方河水不深,我家那處剛好有一小塊河底是細沙,夏天就去河里戲水。站在近岸處,河水剛好淹在小腿處,站著不動,就會有許多小魚圍著小腿啃來啃去,像撓癢癢。

有時我會去抓魚,方法有三。用漁網撈是最簡便的方法,但要淌在齊腰深的河水里向岸邊圍攏,大一點的魚早就游得不見影蹤,只剩幾只傻乎乎的小魚苗。釣魚也是常用的方法,不過那得有耐心。從竹掃帚上抽一根竹竿,用蠟燭熏一熏竹節把竹竿拉直,綁上魚線魚鉤和浮子,在河邊挖幾只蚯蚓或捉幾只蜻蜓扯下腹部穿在魚鉤上,選一處平靜的水面拋進去,然后就盯著浮子,祈禱魚兒快咬鉤。我最大的成就是釣上過一條巴掌長的鯽魚,很是興奮了一陣,拿回家讓媽媽炸著吃了。還有一種方法叫“悶魚”。找幾個大肚的罐頭瓶子,用油氈紙做成漏斗插在瓶口處再固定緊,罐頭瓶里撒一些飯粒、饅頭渣或是豬飼料什么的,叫做“魚悶子”。傍晚時分把一串魚悶子沉入河中便可回家靜靜等待,一夜過后收起魚悶子,那些貪吃的小魚自投羅網,無處遁逃。

城市化的進程讓我們的孩子再也找不到我們的樂趣,這或許是時代的進步?游戲廳里有很多成年人圍在“捕魚達人”的游戲機前流連忘返、興奮不已,大概,有些人是沉浸在兒時的回憶中吧。

無論是酸漿、龍葵、苘麻,還是榆樹錢、婆婆丁,亦或是河中的魚,仿佛我們都看到它們從小到大,見證它們的成長過程,然而,有一種野食,卻像從天而降,只一刻便出現,又一刻便消失。

我家的菜園子和別家的菜園子之間用木杖子間隔著。酷熱的盛夏,突然間就會烏云密布、電閃雷鳴,傾盆暴雨轉瞬即至。那暴雨來得快去得也快,不消多久就會云開日現,有時還有彩虹掛天。雨后的菜園子里充滿泥土的芬芳——泥土的芬芳據說是土壤中多種成分復雜的微生物的分泌物的氣味——你會驚奇的發現木杖子上突然長出很多肥碩的黑木耳,一朵朵的,黑得發亮,嫩得流水,朵肥形美。如此新鮮的黑木耳可以生吃,入口即化,有雨水的生鮮味。吃它必須得貪婪,因為在烈日的照耀下,不消片刻,木耳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仿佛從未發生過什么事情。

后來我離開寒地小城,就再也沒有在荒野或菜園子里尋覓過野食,直到我上了大學。因為大學也在一處小城,也因為學習專業的原因,常流連于山川原野,興趣所致,也會采些馬蘭頭、蕨菜芽,溪坑里撈些螺螄殼。大三那年選修微生物課程,老師帶著同學們種植各種食用菌,平菇、金針菇、猴頭菇,雖然沒有黑木耳,但也終于明白了木杖子上木耳快閃的緣故。

 
鏈接導航
|   首 頁   |   致公簡介   |   組織建設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您是第 549479 位訪問者
版權所有:中國致公黨寧波市委員會 浙ICP備11026880號-1
地址:浙江省寧波市海曙區馬園路郎官大廈5樓 郵編:315010
极速快3近500期走势图 内蒙古时时开奖 北京pk拾彩票网官网 注册立马送彩金的娱乐网址 重庆时时是不是骗局 欢乐生肖开奖官网 2019年七星彩图 腾讯时时彩官网开奖 欢乐二人雀神作弊器 时时彩开奖结果 新3d彩票计划软件